1

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

1.苏婉本来也不相信现在的社会里还有陪读这一职业,但是,或许是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。

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

1.

苏婉本来也不相信现在的社会里还有陪读这一职业,但是,或许是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。

苏婉要陪读的对象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,比她小几岁,一心要报考国内一个顶尖艺术院校,要苏婉帮她补习文化课。

“陪读的内容呢,其实再简单不过了,无非就是语文英语加上数理化,你们家苏婉是高材生,哪里难得到她呢?”过来介绍的人是父亲以前的朋友。父亲已经过世5年了,如今还有朋友找上门,也是让人唏嘘。

“那要看苏婉自己了,我的病倒是不碍事。”

苏母查出癌症是三年前的事,那个时候苏婉刚刚大学毕业。她本来在大城市一份工作做得好好的,因为刚刚丧父不久,实在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就辞职回到了小城,陪伴母亲。

苏婉在小城发展得并不顺利。她大学时期就远离小城,然而回来后发现很多东西竟然和10多20年前完全一样,并无太大变化。

所以,她每份工作都做不长,此刻又是辞了上家,下家没有着落的时候。

“每天只需要下午过去三个小时,一点不耽误早上陪你母亲检查看病。”这段日子,母亲开始吃一种新药,需要每天到医院复诊。

陪读开出的工资和在小公司打工无异,苏婉同意了。

2.

苏婉按照约定到达朱琳琳家的时候,听到里面一阵喧闹,稍微踌躇了一会。

这是本市著名的别墅区。朱家门口歪歪斜斜的停了好几辆车,苏婉需要侧着身子才过得去。

开门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皮衣,头发染成五颜六色,眼睛涂成黑眼圈的女孩。

“我来找朱琳琳。”

“来这里的人都找朱琳琳。”女孩大笑着将她拉了进去。

装修华丽的大厅正中摆着一架三角钢琴,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子正背对着大家坐着,身上穿着一件及地的长裙看不到腿,但是背上却挖出好大一块镂空,露出大片雪白肌肤。她正要开始弹奏一曲,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

弹的是一支正在流行的歌。

弹到一半的时候,那个女孩子突然停了下来,大眼睛扫到苏婉,说:“听说你会跳舞,给我们来一段吧。”

苏婉万万没有想到这个。她今天来的时候穿的是最普通不过的衬衫球鞋牛仔裤,因为想到是给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补习,特地的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学生。

不知道是谁在苏婉背后推了她一下。苏婉走上前去,站到钢琴边上,笑了笑说,:“今天的衣服不方便,我给大家唱首歌吧。”

苏母以前是小学的音乐老师,所以苏婉唱歌跳舞都会一点。但是苏母一直想让苏婉走一条更加稳妥和宽阔的道路,所以从来不鼓励。没有想到这些东西会在这样一个时刻派上了用场。

一曲作罢,有人鼓起了掌,也有人拿出了手机拍摄。

“你好,苏婉。我是朱琳琳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弹钢琴的少女这时站起身来,握住她的手。苏婉这才发现她比自己高出将近一个头来。

苏婉刚刚伸出手去,还没有说话,旁边有人说:“这谁啊?我怎么从来没见过。”

“她是我的陪读,来帮我补习文化课的。”

“你那文化课也实在太烂了,确实需要一个老师来辅导一下。”这时,走过来一个和朱琳琳面貌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,“我叫朱强,朱琳琳的大哥,小苏老师。”

不知为什么,一看到朱强,苏婉就放松了许多,大概是因为他是这帮人里面穿得最朴素,看上去最正常的一个吧。

“今天第一天,我们主要是互相认识一下。”他的笑容也让她放松。

有人已经端上来了水果和下午茶,朱琳琳像只一刻也停不住的小鸟,满场和不同的人分享不同的笑话,大裙子的裙摆几乎扫遍了全场。苏婉一直微笑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喝完了自己手里的茶。

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

3.

虽然那天在朱强的带领下,大家也都开始叫她“小苏老师”。但是苏婉心里知道自己还是陪读,因为老师不会有那么辛苦。

朱琳琳当然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,浓眉大眼,身材饱满,每天上课电话信息不断,让她安静的看10分钟书本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“其实,我如果上普通大学可以艺术特招,根本不需要这么辛苦。”她总是读着读着就开始抱怨。

“你要去的那个学校是最好的,辛苦一点也值得。”

“你为什么和我父母说的话一样?”她转了转眼睛:“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?”

苏婉被她逗乐了,并不觉得冒犯,说:“是的。”

“那你生活中有何乐趣可言?”

苏婉停下来,认真的想了一想,说:“目前没有。”

“我也没有。”朱琳琳竟然也感叹起来:“大概我们想要的东西都不易得吧。”

是的,苏婉想,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母亲可以无病无灾的活到100岁,的确不易实现。

“你上次过来看到高俊没有?”

苏婉摇摇头,不记得这个名字。

“就是那个最高最帅的穿白衬衫的那个。”

苏婉还是想不起来,说:“我只记得给我开门的那个女孩子乔伊斯还有你哥哥。”

朱琳琳笑了,说,:“想不到你的眼睛倒是毒辣。乔伊斯是我哥哥的女朋友。”

原来如此。不知道为什么,苏婉心里像被一根羽毛拂了一下。

“高俊以后会是我的男朋友。”朱琳琳宣布。

看到她那么志得意满的样子,苏婉觉得恋爱这件事情真的还是需要趁早。因为比较天真,比较容易相信别人和自己的感情。

苏婉想起离开大城市时,她彼时的男朋友的脸色颇为为难。毕竟在大城市打拼不易,好不容易将将站稳脚跟,怎么可以这样轻易放弃?

苏婉知道她没有理由叫他等她,所以只好潇洒的作别。遗憾么?偶尔。后悔么?并不。现在的人都比较爱惜自己,不会动不动要生要死的非要和谁怎么样了。

朱琳琳的窗外种满了紫色的大喇叭花,总有一些耐不住性子,将头探到窗户里头,或者在窗户上故意摇曳出各种阴影,藤藤蔓蔓的纠缠不清,好像每一朵花都包含着自己的愿望,来不及的要说给谁听。

“我们下个月去临市的小镇旅行,你一起来吧。”

苏婉赶紧拒绝。

“你听我说,我哥哥会带上他的女朋友,高俊应该也会带上人,所以,你过来是和我作伴。”

苏婉还是觉得不妥。

“你怎么就是不肯帮帮我?”朱琳琳是真的丧气。

“高俊会带上女朋友,你何必过去?”

“我就是不甘心。”

“我帮不到你。”

“你只要和我一同过去就好,别的都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苏婉毕竟还是年轻,她这三年来在小城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,一同出游的机会几乎没有过。所以她迟疑了一会,还是同意了。

4.

他们那天一行6人坐着一辆商务车前往临市的小城。苏婉特地留心的看了看高俊带来的女伴叫向梅,身材高挑,眉目舒缓,倒比不上朱琳琳的艳丽。

这座小城依山而建,有一条沿着城市周边蜿蜒的小河。城中的建筑一律仿古,地上铺着青色的石砖,沿街的建筑都是白墙灰瓦朱门画柱。

这样的小城现在全国也有很多,但是夜色让它削减了几分人工斧凿,有一丝婉转的情韵流露。

大家为在哪里吃饭发生了争执。争执的起因是向梅路过一家餐馆的时候,觉得里面装修不错,于是提议去里面吃饭,朱琳琳因为一路上憋了一股气,所以特意的反对,要去小城背后山上的餐馆。

已经暮色四合,虽然从山脚看去,已经看得到山上星星点点,但是大家都有些疲累,并没有人立刻赞成。

可是这时乔伊斯和高俊附和了朱琳琳。苏婉想着这下上山基本上已成定局,她趁人不注意活动了一下脚脖子。这时朱强瞥了她一眼说:“苏婉刚刚打了好几个呵欠了,我也很累了,我们两个就在这里吃算了,你们爱上山的上山吧。”

大家一下僵在那里,但都不好马上说出反悔的话。向梅和朱琳琳看着高俊,乔伊斯看着朱强,朱强看着朱琳琳,高俊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婉。苏婉站在那里只敢看着自己的鞋尖。

最后的结果是朱强和苏婉留在了山下。两人刚刚坐下的时候,都有些不自然,感觉像是两个分别逃课的小孩子撞到了一起。但是过了一会还是聊开了。

“这座小城名字里有一个“宛”字,和你倒是很相称。”他们挑了一个窗边的位置,看得到外面的河水,朱强坐下的时候说。

小城还没有完全的商业化,河中只有一只不知干什么的小船,荡荡悠悠的从那一头划过来,欸乃的桨声听起来总像是意犹未尽。

苏婉觉得傍晚时分,暮色将息未息,是一天最美的时候。比如现在,真的很容易爱上一个人。但是,又不能。太多原因的不能。所以,只有沉默了。

终于,菜一道一道的端了上来,有青绿的豆子炒金黄的鸡蛋,有意不把蛋白打匀,在盘子里堆出好看的层次;有酸泡的豆角炒的鸡丁,新鲜的鸡肉在酸味的催化下更显香滑肥嫩;还有一大罐不知是些什么菌菇煨出的老汤,涩中带甜,吞到肚里后,香味才从嘴里浮上来,十分美味动人。

这几年,苏婉照顾母亲饮食颇有心得,她对每一道菜都如数家珍的发表了一通自己的见解。

朱强听得兴味盎然,说:“没有想到我妹妹捡到宝了,原来小苏老师还是个美食家,什么时候我们再专程走一趟美食之旅…...”

一顿饭正吃的高兴,突然高俊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毫不客气的拉开凳子,和他们坐在了一起。

“她们呢?”朱强问。

“几个小妞不对付,我听着耳朵疼,找了个上洗手间的借口就跑了下来。”

原来还可以这样不顾首尾,苏婉看着高俊笑了出来。

“那你来得正好,小苏老师对美食很有研究,让她再给你讲讲。”

这句话不知怎地惹恼了苏婉,但是她不动声色,将几个菜的做法又讲了一遍给高俊听。

高俊听了对着朱强说:“我们回去后就让小苏老师给我们下厨吧。”

苏婉心想,刚刚朱强说的是美食之旅,到了你这里就这么俗气,想着想着,她还是惯常的不做声,但是抬起眼睛,正看到高俊朝着她笑。她好像那点心思被看穿了似的,不知怎地就红了脸。

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

5.

晚上住宿的时候,不知道是谁的提议,朱强和高俊住在一起,向梅和乔伊斯住在一起,苏婉当然是和朱琳琳住在一起。

朱琳琳很高兴,不住的向苏婉提起高俊。

“他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,做了很多年邻居。后来她母亲重新嫁人后,带他去了别的地方,现在又回来了。我们又和以前一样好。”说着朱琳琳叹了口气:“不过他的家境确实比不上从前了。”

苏婉知道越是有钱的人家往往越是在意别人的家境,所以只好不出声。

“不过我是不在乎的,”朱琳琳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:“他从小就样样优异,钱放在他手上能够生钱,放在我手上就败光了。”

“你倒是一片赤子之心——他知道吗?”

“应该知道吧。但是他不喜欢受约束,女朋友换来换去。”

“没有人喜欢受约束的。”

“但是——我应该不同。”站在灯光里的朱琳琳一张小脸鼓着,更添了几分俏皮。

苏婉笑了,说:“你还是先专心考试吧,以后说不定还有好几个高俊在前面等着你。”

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。苏婉第二天照例一大早起床,没有叫醒朱琳琳,一个人在旅店门口的小街上闲转。

刚刚转了个弯,就看见了高俊。他也是一个人。

“你好早啊。”他先开口。

“是啊,我随便看看。”

“我俩一起喝个早茶吧。”

“不了不了,我马上回去。”苏婉忙说。

“我额头上写着字吗?”冷不防,高俊的那张被朱琳琳形容了无数次的英俊的脸凑得很近:“闲人勿近,小心回避?”

苏婉不是朱琳琳那样的小女孩,这种小伎俩并不奏效,但还是有一点点不自然,说:“我不想让人无端猜疑罢了。”

高俊的眼神有点冷了:“你看准我会和朱琳琳在一起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是朱琳琳说的?”

“是你自己。”苏婉说:“要不你也不会带来一个向梅,又对人家不搭不理。”

“你多大年纪?像个小巫婆一样。”

“我的确比向梅和朱琳琳都大几岁,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高俊的眼神变得更冷了“你呢?你难道不是想打朱强的主意?”

苏婉的脸一下涨的通红,说:“你不要把人都想的和你一样。”

“哦,脸皮这么薄?那可做不了掘金女。”高俊带着戏谑的表情。

“是啊,我是掘金女,”苏婉怒极反笑:“你多好,人家说起你来,只会说你是乘龙快婿。”

在他反应之前,苏婉决定坏人做到底:“不过我一向有自知之明,不会玩些无用的把戏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?”

“是你先不喜欢我的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、在哪里表现出不喜欢你?”

“在我没有像朱琳琳和向梅那样追捧你的时候。”

高俊沉默了一会,说:“你太敏感了。”

“朱琳琳说我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”

“你家很穷吗?我听说你各项优秀,名校毕业,比朱琳琳好很多。”高俊似乎不解。

“以前有一个人问一个盲人说,看不见的感觉是怎样的?盲人说,就是看不见呀。问的人不甘心,继续问,那是不是你的味觉和听觉会更加灵敏?盲人说,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有看见过,所以自己做不出这样的比较。”

高俊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深邃,说:“请至少相信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。”

苏婉也笑了,说:“那也不是我的目的。”

起初笼罩着小街的晨雾这时候慢慢散开了,有一星半点的阳光洒进来,街边很多小店这时也纷纷开了门,一瞬间,仿佛和刚刚拉出了两个不同的天地。

他们两人往回走。远远看到旅店门口一阵热闹,估计大部分人也都起床了。

“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,”高俊说:“不要高估自己的魅力,不要离朱强太近。”

“那我也奉劝你一句,”苏婉回敬:“不要高估自己的忍耐力,不要离朱琳琳太近。”

高俊在走进旅店之前,不肯进去,一定要把话说完:“那天你唱歌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。其实我以前一直想碰到一个你这样的女孩子,但是一直没有这个机遇。”

苏婉心想,是啊,现在你有这个机遇了,但你又舍不得放弃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利益。高俊的表情纠结,所以这句话苏婉并没有说出口,相反还同情的点点头。

6.

但是这次谈话对两个人都还是有些震动的。苏婉不说话是常事,但是让高俊规规矩矩的不做任性的事,却不容易。但是两个人都做到了尽量的低调沉默。

旅行快结束的时候,所住的旅店联合当地的少数名族,做了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。

一群小孩子在穿着民族服饰载歌载舞之后,可以将手中的花环献给他们认为最漂亮的人。一个小男孩将花环挂到了苏婉的脖子上。

“哈哈,小孩子都知道小苏老师最漂亮。”朱强在一旁说。苏婉不知怎的脸都红了,她这几天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朱强。

回城的时候,车开到了苏婉住的地方。她下来的时候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转身上楼的时候还觉得身后目光灼灼。

苏婉有一天在和朱琳琳补习完后,发现朱强在客厅里坐着,她避无可避,向他打了个招呼。

“你是故意避开我吗?”朱强直接问。

“没有啊,最近刚好没有凑巧而已。”

“那我现在请你去看电影,你是不会有异议的了?”

苏婉不知道如何作答。她不是不喜欢朱强,像朋友那样的喜欢,当然人家也没有说不是朋友,所以也只好大方的说:“走吧。”

来到电影院,并没有什么好片子,于是挑了一部无厘头的喜剧片。看完后,苏婉有点后悔,觉得浪费了时间做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,因为这场电影并没有把他们的关系推进或者拉远。

朱强坚持送她回家。快到的时候,发现高俊居然也在门口等她。那一刻,苏婉觉得自己运气很差。不知道如何解释,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解释,因为朱强并没有问她。

朱强没有下车和高俊打招呼就把车开走了。苏婉一个人站在瑟瑟的风中,看着高俊面如锅底的脸色。

“终于还是想通了?”高俊语气里的戏谑不言而喻。

“我真的不想和你吵架——因为没有理由。”

“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理由?做女朋友还是做老婆?”高俊的戏谑意味更浓。

“不要以为女人们把嫁给你作为终身目标。”苏婉面色冷淡,是真的生气了。

高俊也低头想了一想,调整了一下说:“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正在招聘的职位,想着你可能适合。”

其实,他可以发个短信的,但是苏婉一想,她还没有加过他呢。其实他们这样生疏,但是他总是这样理直气壮的干预她的生活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。

高俊站在门口并不想走的样子,苏婉只好让他进屋。但是一进去,显然苏母会错了意,毕竟苏婉带男孩子回来的时候不多。

苏母热情的留他吃晚饭。然后在席间,和所有的母亲一样,问清楚了高俊家里有几口人,父母做什么工作,他自己现在在干嘛。高俊高兴的一一作答。

苏婉起初觉得很不耐,三番五次想打断母亲,但是看到母亲那么高兴,扫兴的话就说不出口。好容易吃完了饭,她送高俊出门。

高俊试着捏了捏苏婉的脸,说:“我现在家长都见过了,接下来应该很快了吧。”苏婉避开了他的手,没有去理他这句话。

两天之后,苏婉就非常感谢自己一贯的冷淡了。因为她听到朱琳琳说,她要和高俊去旅行,这次是他们单独两个人。

苏婉没有过问太多的细节,比如是谁先提议。因为,在她心里,她一直就觉得高俊是那样的人。被女孩子宠坏了,微小的投入,巨大的产出,这样划算的事情,你没有办法拦住不让人做。

苏婉又看了看上次高俊给的那个招聘广告,是一个大的跨国集团公司,职位要求仿佛量身定做的一样适合。而且母亲刚刚复查说癌细胞已经控制住了,三五年内,可以不必担心。

苏婉当晚整理了简历,投了出去。

7.

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,大小角色都会依次找到一个方式退场。

接下来的几周,苏婉向朱琳琳那里请过几次假去参加面试。期间,朱琳琳也提到了高俊几次,甚至还问起那天高俊在她家门口的事,苏婉都老老实实的一一作答。

朱强也在大厅里打过几次招呼,但是再没有单独约她出去了。有可能是因为那天看到了高俊,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。毕竟,外面听话有趣的美丽女孩子是很多的。

在苏婉接到工作聘书的几天后,高俊突然又出现在她家门口。

“你看上去精神好多了。”他仔细的看着他的脸。

“是啊,最近好像胖了几斤。”苏婉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如果我不再去找朱琳琳,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?”高俊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问她。

“不愿意。”苏婉看着高俊的脸,冷静的说:“我一年的薪水还不及她一季度的置装费。你日后一定会后悔。你不要意气用事。”

“但我喜欢的是你。”高俊的眼里似有光亮。

“并不是的。你只是厌倦了女孩子扑过来而已,偶尔看到一个不一样的,就觉得充满挑战而产生兴趣。”

“你始终看不起我。”

“不能那样说。”

“那就是你太过自卑。”

苏婉认真的想了想,说“也不是,我只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想不到你是这么悲观的人。”

“我是悲观,但是余勇尚存。”

“那我相比倒是乐观很多。”

“是啊,所以我相信你必定飞黄腾达,事业大成。”

后来,苏婉的工作让她忙的不可开交。一个星期辗转几个城市,凌晨修改方案,被客户刁难,和同事据理力争,都是常事。每天的所想无非就是怎样过好今天而已。虽然说起来无比苦哈哈的,但是做起来自有一种意气风发的神气。

有时候累极了的时候,也会回想以前那一段清闲的日子。当然,也还有那段日子里的人物,比如朱琳琳,比如朱强,比如高俊。

听说国外的小孩子在年轻的时候,都会有一个间隔年,用来四处游历。因为世界那么大,很多时候书本上的知识代替不了复杂的人心。

那一段清闲的日子倒好像是苏婉的间隔年,虽然大部分时候她待在家里,但是经历着生老病死,世态炎凉,人心反复。虽然云淡风轻,并无惊险,但是有些东西沉淀在心里还是有所不同。

某天,由于航班总是晚点,苏婉和同事决定包车从临近的一个城市赶回家。开始的时候,大家还和往常一样讨论着客户的态度,方案的修改,经过一个小城的时候,有个同事突然大叫一声说:“你看,这个小城好漂亮。”

苏婉顺着窗外看去,看到几年前和朱琳琳他们去过的那座小城果然已经全然不一样。当年还是寂寂无声的小河上张灯结彩,五颜六色的游船飘来荡去,隐约听到河两边的酒吧里传出巨大的音响。

当苏婉决定不看的时候,仿佛有人知道还不够似的,点起了烟花,“忽忽”的从这边飞上天,又“忽忽”的从那边坠下地。好一片灿烂繁华,琳琅满目。

终于那条河看不见了,终于那座城看不见了,终于他们都看不见了。

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

"人一落魄,很多隐藏的职业就会主动的找上你"的相关文章
1
1

热门关注

1